棉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星晨急便倒闭内幕激进扩张是祸根

发布时间:2021-01-21 01:31:08 阅读: 来源:棉门帘厂家

接连几天的春雨或多或少地冷却了讨债者心中的怒火。

3月7日,在位于上海青浦区凤溪镇的鑫飞鸿速递公司华东区总部门前,一辆大货车横在正中央挡住了车辆进出的通道。从各处赶来的讨债者聚集在鑫飞鸿总部对面的小卖店避雨,相互交流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并观望事态的进展。

他们身份各异,有的是鑫飞鸿的承运商、有的是网点加盟商,也有的是鑫飞鸿的员工——他们已经有两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

“鑫飞鸿手中有我五万元的押金没有退,另外,1月、2月份的运费还没有给我结”负责上海-京华路段的一位鑫飞鸿承运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这一切均源于数天前流传于网络的一则消息:鑫飞鸿的母公司星晨急便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这则消息触发了连锁反应:各地闻风而动的承运商、加盟商以及一些有货款扣押在星晨急便的商户纷纷赶来讨说法。而更加令这些债主不安的一条消息是:据传星晨急便创始人陈平已经携款潜逃。

事实上,陈平并未“消失”。

3月7日,陈平在上海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他坦承:星晨急便确实出现了危机,但网络上的信息有些言过其实。“我昨日赶到鑫飞鸿上海总部处理问题,我们已经请了律师、会计以及邮政总局的相关领导,对他们的诉求进行梳理、核对,完成之后便进行清算,”陈平表示。

一位快递业的风云人物,2009年进行二次创业,2010年获得了阿里巴巴7000万元的投资,2011年火速并购鑫飞鸿速递公司,人们将陈平创立的星晨急便视为快递行业的一颗“新星”。但是,刹那间,这颗“新星”陨落了!所有人感兴趣的是:星晨急便在快速发展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并购失败只是导索 激进扩张才是祸根

祸起并购鑫飞鸿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

“公司解散了,阿里巴巴7000万元,我的5000万元全部赔光了。现在客户的2000多万元货款(被)加盟商非法侵占,也不能返还。1400多名员工两个多月没有工资,我已经倾家荡产。做生意有赔有赚,现在公司赔本了,恳请大家一起承担,在此,真诚地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了。”这是3月5日,流传在网上据说是陈平发给各个合作伙伴的一条短信。正是这条短信引发了大家的猜疑和恐慌,它被反复转发、传播、扩散。

到底陈平有没有发这条短信?陈平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他从未发过这样的短信。不过,他表示,曾经给鑫飞鸿的一些管理层和站点的负责人打电话的时候,透露过类似的信息。“短信不知道是谁发的,鑫飞鸿的人曾给我打电话要钱的时候,我对他们说过类似的话。”陈平说。

陈平为什么要给鑫飞鸿钱?这得从双方2011年的合作说起。这一年,北京星晨急便速递有限公司与鑫飞鸿快递公司合并,且在华东大区以“星晨急便·鑫飞鸿”正式挂牌的第一家分公司已在温州开业。2011年3日,鑫飞鸿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该消息。

当时,星晨急便主要做针对B2C客户的代收货款业务(COD),而鑫飞鸿则以商务快递和百姓包裹见长,前者在华北发展,后者以华南为基地,向华东辐射。两者的结合使得星晨急便由一家区域性的快递企业迅速成为拥有全国网络的快递企业。

陈平说,他看好鑫飞鸿的两大优势:一是鑫飞鸿在华南、华东拥有一定的基础,其快递在华南地区可以实现“当日达”,在华东地区可以实现“次日达”;其次,鑫飞鸿虽然是以加盟为主的快递企业,但旗下拥有50多个直营的分拨中心,这是一块优良的资产。

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并购鑫飞鸿亦面临这样一个难题:星晨急便要背负鑫飞鸿4000万元的债务。陈平也明白其中的风险:这4000万元将可能成为自己“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最终,陈平还是选择了放手一搏的冒险行动。“我给了鑫飞鸿共2200万元,其中600万元用于支付拖欠员工的工资,800万元用于支付拖欠承运商的运费,400万元支付扣留商户的货款,还有将近160万元用于支付高利贷。”陈平告诉本报记者,即便如此,鑫飞鸿还有1800万元的资金缺口。

“后来我也没钱了,所以消息一传出,鑫飞鸿的承运商和其他一些债权人便上门来要债。现在主要拖欠的就是一二月份的承运商运费,之前的已经结清了。”陈平说。

对于星晨急便所面临的资金链危机,除了并购鑫飞鸿成为包袱之外,另外的一个说法是:阿里巴巴答应投资的7000万元,实际到账的只有2000万元。记者就此说法向陈平求证,陈平否认了这一说法,但他同时也不肯透露阿里巴巴的实际投资数目。随后,记者向阿里巴巴集团内部人士求证,得到的答案是:7000万元投资已分两次全部到账。

在风险投资领域,有这样一个潜规则:就是投资方和受资方在对外界宣布的时候,均喜欢将投资金额扩大宣传。前者的目的是为了表示对这个项目的信心以及展示自己的实力,而后者的动机在于可以达到迷惑对手、吸引更多投资者进来的目的。

“风险投资领域并不排除这样的做法,不过也存在另外一种情况:双方签订了框架协议,约定了投资金额的总数,但实际投资的时候分为好几个阶段。而一旦看到之前的投资效果不佳,后面就不会再跟进了。”投资界资深人士柏文喜告诉本报记者。

未经董事会同意的“赌博”

星晨急便官网显示,公司2011年全网营业额达7.5亿元。目前拥有运转及分拨中心150多个,网点数量 3800多个;员工28100名;机动车5000台,摩托车19000台;日处理业务量13万票。

一个令人疑惑的问题是,有阿里巴巴作为靠山,在业内拥有诸多资源,同时拥有7.5亿元营业额的公司,快递业“老将”陈平为何会倒在这区区数千万元的欠款上?

对于这一疑问,陈平向记者透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信息。“事实上,并购鑫飞鸿并没有获得董事会的批准。由于董事会不同意我的计划,而我又非常看好这次合作,于是我就以个人的名义‘借’给鑫飞鸿2200万元,这些钱是我自己的。”陈平说。

按照陈平的说法,此次危机的根源,正在于他私下接了鑫飞鸿这块烫手的山芋,并且自掏腰包2200万元替鑫飞鸿还债。后来,由于合作并不理想,资金的缺口越来越大。而正因为董事会并没有批准这项并购,因此不肯掏钱给鑫飞鸿,从而最终导致了连锁反应。

陈平说,他做了一项大胆的实验:以个人的身份与鑫飞鸿签订合同,如果双方合作顺利,并购整合有成效,陈平将会向董事会再次提出申请,并说服董事会将此次并购公开化,上升到公司层面。“合同设计了一项关键的条约,如果董事会批准此次并购,合同将生效;如果不批准,合同将视为无效。”陈平告诉记者。

这显然已是一场对赌。如果赌赢了,陈平将获得鑫飞鸿这个平台,如果输了,陈平不但自己掏2200万元,而且还将引来诸多争议。“从法律层面讲,鑫飞鸿的欠款跟我是没有关系的,因为按照合同,此次并购并没有获得董事会的批准,也就是无效的,我自然就没有义务替它还债。”陈平说。

对于陈平所述的并购细节,记者试图联系鑫飞鸿董事长邓飞浪,并向其求证。但邓飞浪手机关机,于是记者将上述内容以短信方式发给邓飞浪,不过到截稿日前,记者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虽然没有获得董事会批准,但“星晨急便·鑫飞鸿”却在事实上成立了,这是否会引起董事会层面的不满?对于这个疑问,陈平表示:董事会基本上认可他的理念,既然已经成为事实,所以也没有再多干涉。

“从法律层面来看,面对一份无效合同,原则上双方可返还标的物。但由于是在投资领域,投资方的钱往往已被花掉了,这时候就需要双方进行协商。另外,陈平有权利选择不继续投资。”柏文喜表示。

就未经董事会批准,陈平个人并购鑫飞鸿一事,本报记者向星晨急便股东之一的阿里巴巴求证。但阿里巴巴相关负责人表示,阿里巴巴不是大股东,也不参与经营,并不清楚其中细节。

纵剑仙界腾讯版

天天魏蜀吴内购破解版

仙灵剑

王牌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