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郭树清的成绩单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5:00 阅读: 来源:棉门帘厂家

郭树清的成绩单

“如果世界是一个牡蛎,他可能会选择用刀把它撬开”,一位老朋友这样形容证监会主席郭树清。  作为一位老资格的金融专家,郭树清的学术成就,堪比他在仕途专业上的造诣。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钟伟曾这样评论他:“神色温和,讲起话来条理清楚、言语简洁明了,完全没有某些官员与学者交往的态度。”然而这个温文尔雅、待人平和的学者型官员,留给外界的印象是,必要时,他可以表现得非常强悍。  解题70道  郭树清是中国第六任证监会主席。上台伊始,他曾说:“我很不赞同新官三把火的说法和做法。”在他看来是要放“更多的火”。  郭树清上任以来公布的各项政策、办法达到70条之多,平均不到4天就有一个新政策出台,几乎接近尚福林在任期间数年的总和,内容涉及“新股发行的审核批准”、“打击炒新”、“严查内幕交易等证券期货犯罪”、“降低交易费用”、“拓宽养老金入市渠道”、“上市公司增加分红”、“完善主板及中小板退市制度”和“创业板退市方案”等方面。  通过这些频繁的动作,人们可以清楚的看清他对于资本市场改革的探索方向与路径。  曾在原国家体改委、原国家计委任职多年的郭树清,以宏观经济和经济体制比较研究见长。在建行与央行的工作经历,也让郭树清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监管很重要,但仅仅强调监管是不够的,好的金融体系不是监管出来的,机构内部的机制、市场结构体系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经验也让他带到了证监会。履新证监会主席一职后,郭树清就开始着手资本市场的制度性建设,补齐短板是首当其冲。证监会先后推出了强制上市公司现金分红、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创业板退市制度征求意见、启动新一轮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加强保荐业务监管等一系列新政。  事实上,无论是密度还是广度,郭氏新政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要大。这一年多的时间,郭树清立言、训政、巡视,一个都没少,显然是有备而来。  2012年伊始,在证监会系统的几大工作会议上,郭树清开始详细阐述其“施政纲领”,核心是加强监管、放松管制,减少行政审批,强调法治与透明,服务实体经济。  3月份开始,郭树清开始了密集的调研,先后赴中关村、武汉、浙江、广东等地,走访上市公司与券商营业网点,与投资者沟通。  他经常语出惊人,戏谑投资炒新是“打碎自己的骨头熬油”,他不止一次提到蓝筹股出现了罕见的投资价值,也被认为是暗示要打压中小板与创业板。一个广泛流传的故事是,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在一次会议上阐述不看好银行股时,被郭树清直斥:“你不懂。”  在打击内幕交易方面,郭树清几乎掀起一场监管风暴。不少积压多年的证券操纵、造假欺诈、内幕交易、老鼠仓等大案重案被查处。例如,胜景山河造假上市案长期逍遥法外的平安证券两名投行保荐人,在郭树清上任后不久,被一纸严厉罚单撤销了其保荐代表人资格。  监管风暴甚至“烧”到了郭树清的老部下——建银国际前高管张传斌也被公安机关调查。据称张传斌在石化龙头厦门翔鹭拟借壳ST黑化重组上市中通过“老鼠仓”获得2000万元左右。  对于这些治理目标,一位前证监会官员直言“震惊”。该人士曾亲历周小川和尚福林任期,他说,“这些目标怎么做得到?每一项都牵动无数利益神经,稍不留神,就会行差踏错。”譬如内幕交易,“怎么可能零容忍?中国最大的内幕交易者都是来自政府内部,即使查,查到的也只能是小鱼小虾。”  一位市场观察人士如是解释:“郭这样做的政治风险是毫无疑问的,但不这样做也同样有政治风险。”

与此同时,在其职权范围内,证监会积极会同相关部门推动增加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4月3日,证监会、央行及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新增QFII投资额度500亿美元,总投资额度达到800亿美元。同时决定增加RQFII额度500亿元人民币,允许用于发行A股ETF并在港交所上市。  业内人士指出,从中不难看出郭树清主席上台后清晰的管理思路,即A股将由“投机市”变为“投资市”,长线资金入市是很关键的一环。  亮丽成绩单  对于郭树清,有评论界人士认为,他履职证监会主席没多长时间,且2012年一直在调研,能够触发市场变革的措施还有待推出。  这番话有道理。郭树清的调研路线,围绕各地场外市场建设与普通投资者关注的热点问题,每一次调研,在不久后均有所体现。郭氏“旋风”,正在沿着郭树清实地调研的路径,一步步展开。  平安证券总经理何善文开始注意到了一种路径,任何看似不起眼的变数可能都将为日后券商的改革埋下伏笔。  “短短几个月,证监会各个部的领导已经都来了一趟。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她表示,这些会的数量似乎突然间超过了以前所有会议的总和。这些会还通常留有作业,希望券商可以设计出一些创新的产品来,改变现有的盈利模式。证监会的高层则承诺会为券商的创新提供便利。  新股发行后,上市公司会将筹集的资金按一定比例返还给券商。在这部分资金中,美国是主承销分走80%至90%,而副承销则分剩余的10%至20%,但在中国则以券商和公司管理层的关系而定。  此前IPO收入过高则是因为券商在发行定价时,会抬高公司的市盈率—股票估值为市盈率乘以净利润得出公司的总体价值,随后除以发行股数,则是每股价格—以此抬高发行价格,这样它们分得的收入也会更多。但现在游戏规则将被改变。  券商首先需要改变盈利结构。当IPO的收入和经纪收入下降的时候,就需要关注债券市场。  花旗银行投资主管邱思甥称,中国债券市场曾经裹足不前的原因是供给过少,流动性很差。保险公司是债券的主要持有者,保险的结构产品锁定期通常为20年左右,导致它们拿到债券后并不愿意转手买卖。流动性低导致基金和券商都不愿意涉足债券。  郭树清显然希望利用收益来刺激参与者的味蕾。  此前债券的发行收益也少于IPO承销。IPO承销费率一般不低于3%,中小板的承销费率在4%至5%之间。而债券承销金额在10亿元以上,费率为1.2%至1.5%,10亿以下的承销费率仅有1%左右。  但在发达国家市场,债券作为固定收益投资的收入其实大于股票市场的收入,投行也是债券的主要买卖中间人。债券市场也可以抑制股市下跌带来的收入锐减,在股市不好的时候,债券的收入还会更高,因为此时基准利息可能会更高,债券就可以对冲股票业务的风险。  这就是衍生品的一种形式,如果控制杠杆加强监管,风险不见得就深不可测。但中国券商缺乏的正是设计这种产品的能力。  这个债券市场改革如果得以实现,将成为他最为重要的一项政绩。  让他焦虑的作业  然而,与政策进展相比,郭树清任职一年多交出的A股作业却不尽如人意。截至目前,郭树清掌舵一年多,上证综指下跌近500点,深成指下跌近2000点,上证综指盘中一度跌破2000点,目前仍在2100点上下周旋。中国股市十年零涨幅的尴尬境地并未得到改变。

目前A股,自去年以来成为全球表现最差的股市之一,沪综指去年下跌了14%,今年以来继续下挫12%。而2010年中国的GDP同比增长10.3%,今年前三季度GDP同比增幅亦达到9.4%。因此,人们经常质疑中国的股市不能反映实体经济。  郭树清坦言,我国资本市场存在着许多不成熟的地方,确实有许多脱节现象。最突出的表现有两个方面:一是市场波动剧烈,过去一些年尤为突出,以上证指数年末收盘价为例,2006年上涨130%,2007年上涨97%,2008年下跌65%,2009年反弹约80%,最近两年市场又明显下跌;二是市场结构不能体现优质优价,许多时候恰恰相反,这意味着资源配置效率被严重损害,国家、社会和投资者利益都受到不利影响。  以投资者结构为例,中国证券市场从一开始就被建设成了一个散户市场,这在全世界绝无仅有。而以散户为主导的市场必然以“炒新股、炒小股、炒差股”等过度投机为主,价值投资理念先天缺失。  郭树清多次明确表达了对“炒新、炒小、炒差”的反感,特别是炒新。2010、2011年新股发行平均市盈率分别为58倍和47倍,今年以来,在证监会的各种平抑措施下,一、二级市场价格正趋向协调,一季度新股发行平均市盈率回落至30余倍,4月上旬以来更是降至20倍左右。  不过,4月27日官方背景的人民网上市很不给郭主席“面子”,发行市盈率高达46倍,上市首日暴涨74%,第二天继续涨停,成为一个典型的爆炒案例。  还有,郭树清的改革是使整个市场市场化、公开化,但是有些潜规则仍在大行其道,比如中邮速递设立时间未满三年,按规定不具有IPO资格,但经过“特批”仍要上市圈钱。  “在目前国情下,郭树清也得和现实做妥协,改革也没法太理想化。”郭树清的同学、经济学家华生甚至这样劝诫。  另一方,他的改革正在触动越来越多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比如,降低A股交易的相关收费标准,总体降幅为25%,意味着沪深交易所每年让利约30亿元。而降低信息披露成本等市场运行费用的措施也在研究之中,这意味着,他可能要动三大证券报的信披奶酪。  除了来自既得利益者的阻力,郭树清还要承担市场的压力。股市的跌跌不休,令郭树清的新政备受争议。比如,郭树清今年2月15日在出席中国上市公司协会成立大会提出的“蓝筹股具备罕见价值”成为媒体今年以来多次攻击对象。聚集了优质蓝筹股的沪深300指数不仅今年创出三年来新低,银行、钢铁、煤炭、石化等多数蓝筹股也纷纷创新低,跌破净资产,令郭的“价值投资说”丢足了脸面。  在中国,证监会主席不好当,历来有“火山口”一说,有人甚至将证监会主席和足协主席相提并论,因为只有这两个位置,板砖和讽刺总是不期而至。  比如,今年推出的IPO预披露政策被市场人士评论为“头痛医脚”。备受重视郭树清的养老金入市,亦步履维艰。2011年12月15日,郭树清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出养老金入市。然而,就在今年10月20日,长久没有“新”闻的养老金入市,却成了媒体头条的《养老金入市方案搁置》、《地方政府没钱叫停养老金入市》等。如今,郭树清又再提“公积金入市”,股民质疑,这回将是海市蜃楼还是画饼充饥?  当然,对于中国股市的现状,郭树清也表示理智和清醒,他撰文表示:“中国资本市场距离成熟市场还有相当差距,不能说用20年就完全走完了成熟市场200年的路程。”  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清楚,在中国,目前的改革不可能直捣黄龙,更何况证券市场各方利益交织混杂,人们常说郭树清和央行行长周小川的风格类似,同是学者型官员,秉持公平、公正、公开的理念——但周小川在证监会主席任上黯然收尾,郭树清会不会也遭遇“出师未捷身先死”?

下一个任务  华生说:“他是真正的改革者,他拉开了改革的序幕,但接下来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市场期望郭树清式改革能释放制度红利,将中国股市从数年的低迷中拯救出来。但把指数简单地拉上去,显然已不再是郭氏新政的初衷。在郭树清眼里,用指数繁荣来衡量政绩亦已不再适用。他要的是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这个过程还需要再烧更多的火。他已经给资本市场传递了改革的信号,这里面也透露出一丝市场化的风潮。  “中国经济改革既是以市场为导向的,也是发展导向的。我们不乏理想主义,但我们更讲现实主义。”  必须要提及的一个背景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这个世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那时开始,拯救与重建成为各国的主题词,对原有体系的怀疑与反思也成为流行的思潮。  向何处去的犹疑,并非只是在少数人心中存在。著名经济学家、市场派学者张维迎表示:“信什么不信什么,都是我们的理念,在这个时候,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怎么判断市场,看待市场经济,全世界都变成一个问题,对美国这些国家,问题可能不会很大,是因为制度已经相当的稳固,但是中国属于变革期间,变革期间你可以摇摆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中国证券市场积弊日深,郭树清主席将怎样处理监管和市场的关系,他的市场化之路究竟能走出多远?他会在这条路上左右摇摆吗?  不少市场人士报以乐观的估计,上海咨奔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研究部门主管张浩川说,“郭树清的做法一直是以市场为导向,他作为证监会主席即使不加快,至少不会放慢中国资本市场的自由化。”  或许,郭树清已经自己给出了答案,在《未来改革面临的挑战》一文中,他这样总结,“中国经济改革既是以市场为导向的,也是发展导向的。这两个导向本质上是一致的。我们不乏理想主义,但我们更讲现实主义。”  在郭看来,改革的目标不是要追求一个漂亮的模式,而是要最大限度地促进经济和社会进步。郭树清特别强调发展,“我们始终从发展入手来考虑改革的计划和方案。”  “十二五”规划纲要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已经为证券期货市场的发展确定了明确的目标和任务。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培育专业化的投资机构和中介组织、扩大多个领域的对外开放都非常重要。“今年我们还要取消约40%的行政审批项目,有的会下放和合并。最迫切的任务是深化发行体制改革,完善发行、退市和分红制度。”郭树清说。  改革的中心任务是使新股价格真实反映公司价值,实现一、二级市场的协调健康发展。一是从抑制过度投机入手,做好投资者教育和风险揭示工作,逐步建立起投资者适当性制度。二是健全股市内在机制,通过放松管制,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干预,夯实市场机制正常运行的基础,促进发行人、中介机构和投资主体归位尽责。三是推动更多的机构投资者进入新股市场,引导长期资金在平衡风险和收益的基础上积极参与。四是在发行监管上要以信息披露为核心,不断提升透明度。在具体措施上,近期将加大买方和承销商的定价责任,同时,提高股票流通性,加强对定价行为的监督和约束,严格落实参与各方的责任,对涉嫌“共谋”和操纵的行为及时予以惩处。  关于债券市场发展,郭树清说,正在制定中小企业私募债的实施方案,市政债和机构债也在积极研究推进之中。此外,人民银行、发改委和证监会初步建立起公司信用类债券的部际协调机制。他认为,公司类债券市场的改革,关键是消除事实上存在的,政府审批部门为企业提供的信用背书或隐性担保。现阶段将着力推进债券市场制度规范的“五个统一”,即统一准入条件、信息披露标准、资信评级要求、投资者适当性制度和投资者保护制度,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促进场内、场外市场互联互通,逐步建设规范统一的债券市场。  “郭树清的改革需要时间去检验,他也需要更多的时间,中国资本市场现在处在一个根本性大变革的前夜,他是有机会的,但他需要做的是高屋建瓴。”华生说。

ib补课机构

什么是ib课程

ib数学难度

ib课程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