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图骇人听闻苗族血婴蛊术竟令死婴复活-【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03:34 阅读: 来源:棉门帘厂家

血婴蛊

血婴蛊,相似于降头术里的养小鬼,但比降头术中的残忍许多。首先,要有一个一出生便夭折的婴儿,但哪里会有那么多一出生就夭折的婴儿呢?不可思议,一些不怀好意者,是如何让婴儿一出生就“夭折” 其次,有了婴儿之后,要一个未满十五的处女,用她的血,来喂养这个婴儿,等到婴儿能够睁开眼睛后,把处女做成”活蛊“,使之成为婴儿生长的“培育皿”。

相传在苗寨就有关于“血婴蛊”一个故事!老太太觉得很奇异,但又说不出是哪里奇异,也只好嘟囔了几句,照着水红的话,给那女孩洗了澡换了衣服,然后就送到水红的卧室去了。(唉,要是那老太太听说过“血婴蛊”或者略微理解点蛊术,那么后来的故事都不会发作,最最少,不会那么惨烈···)

水红看着那女孩,说,小妹妹别怕,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很小声的说了句,我没有名字。水红说,哦,那姐姐叫你妹妹好不好?你和姐姐的宝宝作伴好不好?那女孩四处看了下,就说,宝宝在哪里呀?我怎样看不见她?水红笑着说,宝宝在后面的小屋子里,你要去看她吗?这时分她也该醒了…那女孩子点点头,说,好呀,我最喜欢小宝宝了!(唉,纯真的女孩)

水红就让女孩子跟着她走进了那间小屋。女孩进去一看,又问,宝宝在哪里呀?屋子里好暗哦,我看不见呀。水红说,宝宝不喜欢光,一盏油灯就够了。宝宝那个蓝印花布盖着的木盆里睡觉呢,你去看看。

那小女孩很疑惑的走了过去,在她伸头往里看的时分,水红在她身后,往她身上放了一只虫,嘴里不停的念念有词。那女孩转过头来,说,上面的布,我揭不开呀。水红冷笑一声,说,那布,只要我一个人能揭开!说着,抓起小女孩的手,拿出一只蝎子放在上面,那女孩还来不及发出尖叫声,蝎子曾经刺了下去。

蝎子一刺下去,女孩的手指头就开端流血,水红一把揭开那蓝印花布,那蝎子便跳进了那木盆里,兀自由那蝎子在婴儿的身上爬着,那女孩曾经惊慌的说不出话了,只看着本人的手不停的滴出血来,那木盆里的婴儿,竟是会张开嘴接着!水红对那女孩说,看见了么,那就是我的宝宝,你要陪着她,直到她活过来。

那女孩开端拼命挣扎,开端大叫,你是妖怪!你要干什么!水红奸笑着说,我不是妖怪,我只想要我的孩子活过来·,而你应该开心!她活了,你也能永生不灭!

那女孩还是大叫,我不要什么永生,你放开我,放开我!水红对她一瞪眼,捏住了她的嘴,强行给她喂了只虫子进去···那女孩变得眼神恍惚,也不叫唤了,呆呆的站在那里,水红冷笑了数声,说,不知好歹!那女孩被蝎子刺破的手指头曾经没有血再滴下来了,于是水红拿匕首割破了她另外的手指,对着婴儿的嘴,用力的挤着那个女孩的手指头,那鲜血,留成了一条细线,流进了那诡异的张着嘴的死婴儿的嘴里。

随着鲜血不时的流进死婴的嘴里,死婴的脸色越来越红,四周那些虫子们,也开端躁动不安,纷繁在血水里爬来爬去。

蛊虫

等到小女孩的手指曾经流不出血了,水红放开了她的手,把她放平在盆子旁边,开端脱她的衣服···水红在她的肚脐眼那里,用匕首刺了一个小洞,开端念咒语。只见那盆子里的虫子,力争上游的往她的肚脐爬去,不一会,木盆里的7,8只虫,竟是全部爬进了女孩的身体。

等虫爬完了之后,水红用一张符沾了盆子里的血水,贴在了肚脐的那个洞上,然后把女孩弄起来,绑在旁边的凳子上,便离开了小屋子,到卧房去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分,水红的婆婆忽然问,怎样不见那小女孩了?水红头也没抬的说,她手脚不洁净,昨天晚上我把她赶走了。妈,我那小屋子养了一罐虫子,没事你别进去啊。老太太一听哪还敢进去啊,忙不及的容许着。

吃完饭,水红便进去了那个小屋,那女孩曾经苏醒过来,可却说不出话来,只是惊慌万分的看着水红,一双眼睛不停的流泪,嘴里啊啊的发出一些声音,水红看着她说,叫什么叫,你不是容许了要陪着宝宝么,宝宝要睡觉,你不能说话,吵着她了怎样办?再叫,让你连声音都不能发出来!那女孩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只拿一双眼睛看着水红,水红竟像是铁石心肠一样,她冷笑,看我做什么,看我我也不会放了你,就算我放了你,你也不是正常人了,还不如在这呆着呢!

说完,走过去给女孩灌了一口从旁边的罐子里倒出来的液体。

不一会,就见得那女孩张大了嘴,一只接一只的虫子从她嘴里爬出来,顺着她的身体,又爬回了木盆里,在那死婴身上爬来爬去。

那死婴,竟是张开嘴,显露个诡异的笑容。

水红等到那虫子在木盆里安静下来,便重新用印花布把木盆盖上,然后去厨房端了点东西,拿来给那女孩喂了进去。边喂边说,妹妹啊,再过一天,宝宝就能睁开眼睛了,你就能够永远陪着宝宝了。

那女孩,彷佛曾经痴呆了一样,动也不动了。

到了晚上,水红端着一碗血,走进了那间小屋子,她对女孩说,这可是好东西啊,刚死的猫的血,还热乎着呢(养猫的同窗见谅啊!)快,把它喝了!那女孩似乎曾经痴傻了一样,水红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她走过去,端起那碗血就咕咚咕咚的咽了下去。

喝完,又走到了那木盆前面,伸出双手。

水红冷笑,哼!倒是挺听话!不过今天不要你手上的血!

那女孩仿佛没听见一样,还是双手伸直站在那里。

水红嘟囔了一声,这虫子怎样回事?说着,就把那女孩按在凳子上坐了下来,把她的裤腿噜了上去,在小腿那里划开了口子,然后解开了布,开始召唤那些虫子。

那些虫子又开始兴奋起来,往水红腿上的伤口里挤,一眨眼功夫,几条虫子都进去了···水红开端挤她小腿的血,淋在那死婴身上···

那死婴,咧开那嘴又笑起来,诡异的是,死婴长牙了····

水红边挤着血,边在那里说,宝宝,明天你就能够看见妈妈了,你快乐吗?

那死婴竟像是能听见水红的话,嘴咧的越发的大了。

等到那女孩没有血再出来了,水红便放开了她的腿,把手在她裤子上擦了擦,还摸了摸女孩的脸,诡异的笑了一声,就走了进来。

第二天,水红一早就去了小屋子,她割开本人的乳房,一边乳房挤了七滴血出来,放在一个银碗里。然后走出屋子,去寨子里找了一个也是刚生小孩的女人,要了一碗奶水。那女人问她做什么用,她就笑笑,说,不舒适,做药引子。

水红回到小屋子,把那碗奶水,倒进了那装着她血的银碗里,然后把布揭开,把那满身是血的死婴抱了起来,把那碗血乳汁喂了进去,那死婴,居然会本人吞咽了下去···

水红喂完那碗血乳,把那死婴又放了回去,然后把那小姑娘弄醒,说,你恨不恨我?那女孩摇摇头,水红笑了一下说,差点忘了,你如今还没有恢复神智呢,晓得恨什么。说着,便是念了一通咒语,然后在那小女孩脸上抚了一下。只见那女孩,先是茫然的环顾了下周围,然后看见了眼前的水红,张大了嘴,可却没有丝毫声音发出来,水红又问,你哑了,一会还要死,你恨不恨我?那女孩点了点头,眼里射出一股愤怒到了极点的光。

水红笑了,说,这就对了,你越恨我,宝宝就越凶猛····

水红竟是残忍到了这种地步,她恢复了女孩的神智,活生生的开端施法。

她脱光了女孩的衣服,用刀在女孩的乳头上割了一个小口子,然后在下身抹了一点东西,不久,那顺着女孩小腿爬进去的虫子,竟是顺着女孩的下身一只只爬了出来,水红抓起它们,一只只的塞到了女孩嘴里···

女孩想往外吐,可水红紧紧的捏住了她的嘴,她基本动弹不得,原来,她有着很苏醒的认识,但身体却不受本人的控制···

喂完了那几只虫,水红抱起了那死婴,扯开了一开端贴在女孩乳头上的符,把那死婴的嘴对了上去···

那死婴竟是用两只手抱住了女孩,嘴巴开端一吸一吸的吮吸着女孩那小小的乳房···女孩的眼泪,一滴滴的落在死婴的头上···

女孩的脸色越来越白,慢慢的,身体也开端发白。过了一会,女孩不再有眼泪滴下来,眼珠也不动了···

水红抱开了死婴,把死婴又放回了木盆里,盖上布,然后若无其事的出门了····

到了半夜,水红把那女孩的尸体从后门拖了进来,埋在了离她家不远的一个树林子里。

水红埋完尸体,便回到小屋子,揭翻开了木盆上的布,那死婴,那死婴竟是睁着眼睛看着她!水红伸手把她抱了起来,那死婴咧开嘴笑了一下,居然启齿喊了声“妈妈”!

水红快乐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抱着那死婴在屋子里来回的打转,那死婴又说了句,“妈妈,饿”。

水红赶紧坐了下来,说,宝宝你饿了啊?来,妈妈放你进来找吃的··说着,水红又念了句什么,那死婴的眼睛就闭上了,只见得一个小小的光亮,从窗口飞了进来···

水红摸了摸死婴的脸,说,宝宝乖,吃完东西回来睡觉啊。

说完便抱着死婴回到了本人的卧室。

过了大约一个钟头左右,那死婴睁开了眼睛,对着水红诡异的一笑,又睡了···

水红很满足的抱着那浑身是血的婴儿,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水红起的比较晚,她起来后在小屋子里放了一张小床,把婴儿放在了那张小床上,便走去了厨房,吃东西的时分听见那婆婆说,王家媳妇昨晚上不晓得被什么东西咬了,早上起来发现她死在床上,身边的小孩饿的哇哇的哭呢!猎奇怪的是,那王家媳妇的两个奶子,一边一个大洞,都垂拉下来了。真可怕。

水红边吃边说,有什么可怕的,可能是刚出生的狼崽子没奶喝了,找她去了呗。

老太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不像狼崽子啊,怕是有妖怪呢。

水红笑了声,哪有那么多妖怪!咬的又不是你家里人,你操什么心咯!

就这样,寨子里每隔几天便有刚生产或者生产不久的女人被咬穿乳房吸干血致死,寨子里如临大敌,以至请了法师来做道场,可都于事无补,寨子里开端有产妇或者要生孩子的女人,去了外村逃难。

有一个人的亲戚,是我们寨子的人,前些日子那个人逃到了他家里,说起了这件事情,他亲戚觉得很不对劲,便带着那人,去找了我们寨子里的神婆。

神婆还没听完,神色大变,声音都变了,沙哑的说了句,血婴蛊。水红!

然后对那个人说,嫁过去你们寨子的水红,是不是刚死了小孩?那人点头,说,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了,她婆婆要拿去埋了,可她不给,说是要本人埋。

就是她小孩死了不久后,寨子里就发作了这一切的怪事。

婆点了点头,问,一共死了几人了,?

那人说,我出来的时分,就曾经死了7个了。

神婆脸色变了变,说,你赶紧带我去你们寨子!否则,等死了9个人,就来不及了。

神婆一进那个寨子,便皱着眉头说,好重的怨气!!

那人带神婆到了水红的家门口,本人就走了,说是要回我们寨子去陪老婆去,神婆也没有挽留,只点了点头。

神婆站在门外喊,水红!你给我出来! 喊了几声,水红的婆婆出来了,说,水红不在家呀。

神婆冷笑着说,老太太,你进去通知水红,别想着打发我走,通知她,她那点心机,还瞒不过我!

老太太又走了进去,过了一会,走出来说,水红在卧室呢。神婆走了进去,水红看见她,叫了声,师父,你怎样来了?

神婆走上前去就是一耳光!说,怎样?等着你把全寨子的人害光我再来是吧?水红你伤天理呢!快点把那个小畜生给我!

水红态度异常坚决的说,不!绝对不能给你!再有两个人,她就永远不会消逝了!!!能永远陪着我了!

神婆又是一耳光,你这个疯子!你养个死小孩,让她的魂魄去吸别的人的精血,你有没有想过人家的小孩怎样办??我当初教你蛊术,要你赌咒不能害人,你都忘了吗?你不怕应誓吗?

水红捂着脸,说,就算是应誓,我也不论!他人的孩子没了妈,不还有爹么!我的孩子除了我,什么都没有!!魂魄怎样了!那也是我的小孩!

神婆气的连连打转,说,畜生,你这个畜生!

水红就这样站在那,动也不动。神婆不再理她,兀自由那自言自语起来。这时分,小屋子里忽然发出一阵哭声。水红一惊,赶紧就要去堵门,可神婆速度出奇的快,早已是身子一闪,便进去了那间小屋子。

神婆一进那屋子,便朝着那小床走去,水红一下子跳到床前,张开手臂,说,不!你没有权益杀她!

神婆推开她说,我没权益杀她,她就有权益杀他人么??你孩子的命是命,人家的命就不是命了?

水红说,再有两个,再有两个她就不用三天两头吸人精血了,师父,你放过我们吧····

神婆冷笑,说,别掩耳盗铃了,再有两个她是不用吸精血了,她就直接吃人了!!说不好,连你一同吃!滚开!别挡着我!

水红被神婆一推,竟是退了几步,她反手一撑,摸到了桌上的那把匕首··

水红拿起匕首就往神婆刺去,哪晓得神婆早有防范,一转身,水红便扑了个空,神婆冷笑着说,你还是省省吧,别忘了谁是师父!说着,神婆手指头一弹,一个东西便飞向了水红的面门,水红躲闪不及,那东西牢牢的贴了上去。水红不动了,呆在了那里。

天曾经快黑了,神婆暗自焦急,和水红这一纠缠,曾经糜费了太多时间,天亮之前不除掉这个血婴,天一黑,她一出来,那就不好对付了。神婆不再去管水红,她走到那个木盆前,从兜里掏出一个纸包,翻开,把里面的粉末到了进去,木盆里的血水像沸腾了一样,还冒出一阵阵的烟,发出恶臭至极的气息。不一会,血水干了,神婆在木盆里点了一把火,把那块布烧了,把灰捏了出来,放进了她随身携带的一个小葫芦里。上下的摇摆,嘴里不住的念着什么。

神婆走到了那个死婴面前,她取出了本人脖子上戴了几十年的朱砂符,翻开,把里面的朱砂倒进了那死婴的嘴里。那死婴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哭喊声,眼睛竟是睁了开来!恶狠狠的盯着神婆,嘴里开端喊“妈妈,妈妈”。

那水红,竟是动了起来,神婆赶紧转身,对着她又弹出了一个东西,水红闭上了眼睛,不动了。

那死婴用那种怨毒至极的眼神看着神婆,然后显露了她那恶心的牙齿,嘴角,竟是流出血来,神婆冷笑,说,就凭你,想恐吓我啊?别说你还没成精呢!就是成了精,我照样有方法灭了你!!说着,神婆拔开了小葫芦的盖子,那灰曾经和原来葫芦里有的液体混在了一同,变成了一种黏液,神婆把那黏液倒一点在手掌上,抹在了那死婴身上,说也奇异,那黏液碰到的中央,血水便淡了下去····

那葫芦里的液体抹完了,血婴身上变成了一种暗暗的蓝色,血婴眼睛里的神采,开端黯淡下来。

神婆拿着方才水红想用来刺她的匕首,划开了本人的食指,把血水,滴进了死婴的嘴里。

过了一会,那死婴闭上了眼睛。

神婆走到水红面前,对着她念了句,水红便苏醒过来,她一眼看见死婴变成了那个样子,怪叫了一声扑了上去,一把抱起死婴,拼命的喊,宝宝,宝宝你醒醒!

神婆说,你还执迷不悟么!!她曾经死了!而且死很久了!!!水红呆呆的看了一眼神婆,捡起地上的刀,对着本人的心脏部位就是一刀!

那血,全都喷在了死婴身上!

水红在倒下去之前,恶狠狠的看了神婆一眼,说,我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你弄死她!!

神婆大惊,转身想避开,可还是来不及,那死婴竟是张着大嘴,箭一样的对着神婆窜了过来···

神婆伸手一挡,那死婴死死的咬住了神婆的胳膊,发出呜哇呜哇的哭声···

神婆定了定神,把另一只手的食指伸进本人嘴巴里,用力一咬,然后用出血的手指,在那死婴的脑门上画了一个符,那死婴松开了嘴,掉在了地上···神婆吁了一口吻,刚想走到水红那里去,只见那死婴又动了!

神婆赶紧不动了看着那死婴,谁晓得那死婴竟是看都不看神婆一眼,自顾自的朝着水红爬过去,嘴里还喊着“妈妈,妈妈···”等爬到水红身边,才彻底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了···

神婆看到这,眼睛竟是有点潮湿了···

神婆把那死婴装进了一个袋子里,提着走进来,对水红的婆婆说,水红自杀了,你找几个人,今晚就把她埋了吧。别埋远了。

说完也不论那老太太是什么表情,提着袋子就走了。

神婆回到了寨子,径直去了祭坛那边,生了一大堆火,焚了很多符咒在里面,把那死婴放进了火堆,说,去吧,你不属于这。去吧…神婆不住的往里面添着柴,那火堆不断熄灭到第二天早上,灭的时分,地上除了灰,什么都没有····

神婆那条被死婴咬中的手臂,回来就肿了起来,发出一股腐朽的臭味,神婆拿刀割开,竟是有虫子爬出来····

想必,若被咬的不是神婆,是一样人,那么那条手臂也保不住了吧!

我听完这个故事,几乎是呆若木鸡,我该为她们的遭遇掬一把同情的泪呢,还是为她们枉杀人命吐一口愤怒的口水呢?

北京卵巢会早衰能治好吗

北京治疗无精得费用

301医院胃癌免疫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