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偶尔也分不清谁是我老婆图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0 16:07:38 阅读: 来源:棉门帘厂家

我偶尔也分不清谁是我老婆(图)

高磊、高宇兄弟:出生于1992年4月,阜阳市颍州区袁集镇四十里铺人。张华平、张华影姐妹:出生于1992年12月,阜阳市阜南县朱寨乡人。9月9日结婚典礼上的两对双胞胎。(根据文中的提示,大家猜猜哪对是哥哥高磊和张华平,哪对是弟弟高宇和张华影?)双胞胎兄弟娶了双胞胎姐妹 本报记者对话高家父子家里有对双胞胎不算稀罕,不过如果双胞胎又娶了一对双胞胎那就稀罕了。在安徽阜阳,一场双胞胎兄弟迎娶双胞胎姐妹的婚礼吸引了十里八乡的人前来围观来自高家的双胞胎兄弟高磊、高宇迎娶来自十几里远的朱寨乡的双胞胎姐妹张华平、张华影。双胞胎兄弟是如何认识双胞胎姐妹的?哥哥娶姐姐、弟弟娶妹妹是故意搭配还是偶然巧合?双方父母和亲戚朋友们会不会认错人而闹笑话?广州日报记者对话高家父子三人,解开大家心中的疑问!文/驻上海记者 何有贵图/阜阳日报记者 王彪对话弟弟高宇我先相中妹妹,姐姐就给哥哥了广州日报:之前听说过张华平、张华影姐妹没有?高宇:张华平、张华影姐妹是住在距离我们10多公里路的朱寨乡,这个地方以前没有去过,也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对双胞胎姐妹。广州日报:你们是如何认识的?高宇:今年初到我堂哥家玩,遇到了双胞胎姐妹的亲戚,说起了这件事情,并说要介绍给我们认识。我听到后,第一感觉是不可能,但是又觉得很好玩,所以决定尝试一下。广州日报:第一次见面怎么样?高宇:第一次见面后,感觉不错。尽管姐妹俩长得几乎分辨不出来,但是第六感觉让我更加认同妹妹张华影,正好我为弟,她也为妹,所以见面后,我就与张华影交往,那剩下的姐姐张华平自然而然地与哥哥接触。广州日报:人们都关心的问题是,你有认错过媳妇吗?高宇:姐妹俩长得确实很像,但是接触久后自然而然就能分辨开啦。从性格上来说,我媳妇的脾气稍微大些;从长相上来说,我媳妇的脸型稍微圆一点。由于我家和哥哥家是邻居,又常常在一起生活,所以当距离远一点,或者光线暗一点的时候,我偶尔也会混淆的。广州日报:你家人会认错吗?高宇:有时候会。我妈妈比我爸爸好一点,两个媳妇站在一起的话,我妈妈一般不会认错,但是两个人分开的话,我妈妈也会认错的。广州日报:那外人可能更分辨不出了,是吧?高宇:这个确实是经常发生的事情。比如我们结婚在拍婚纱照的时候,摄影师会错把我媳妇领到我哥哥的手上,有时候一着急也会把我大嫂领到我手上。所以为了区分,我们在结婚典礼的时候,我和我哥哥就特意在发型上做个区别:我的头发刘海往右,我哥哥高磊的头发往左,也是为了“方便大家”吧,当然两位新娘的婚纱也有一定的区别。对话父亲高学莹希望将来再生两对双胞胎广州日报:祝贺您一次娶了两个儿媳妇!您从事什么工作?高学莹:谢谢!我今年快50岁,一直是从事再生资源方面的工作,家庭条件虽然比上不足,但是比下有余。广州日报:说说你两个儿子的情况。高学莹:两兄弟从性格、长相等多方面来说,都非常相似,其实我以前也分不清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只是最近几年,才慢慢从他们说话的声音上才能区分出来。广州日报:想过娶一对双胞胎媳妇没有?高学莹:这个事情真的想过,但是觉得不可能,不过就是这个不可能的事在高家就发生了。广州日报:如何分辨两个儿媳妇呢?高学莹:无法分辨。她们来到我们高家才九天,现在慢慢感觉到,小儿媳妇好像白一点,其他没有差别。所以我经常叫华平的时候,华影在应答,而认为是大儿媳妇的时候,结果是小儿媳妇。所以一般来说,我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就叫我老婆子来和媳妇们接触。广州日报:计划准备生几个孙子呢?高学莹:当时生他俩的时候,我就想如果能生对双胞胎,那就好啦。结果真的就生下了高磊、高宇两兄弟。现在双胞胎娶了双胞胎,我真希望能给我生两对双胞胎孙子。听人说,像我儿子的这种情况,生双胞胎的几率是很高的。广州日报:将来老二家孩子,管大儿媳是叫大妈?还是叫大姨?高学莹:这个问题真的没有想过呢!不过既然是我的孙子,那小孩肯定是跟我们这边叫了:小儿子生的孩子叫大儿子媳妇肯定叫大妈,不能叫大姨吧!有可能回到女方家里孙子再叫大姨?这个问题只能等以后再说了。(本文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

免费午餐淘宝店

花瓣王

店匠

双12活动